当前位置:首页 > 屠雅娴 > 正文

被娱乐界熟知的“富二代”秦奋,这次竟因内幕交易又“火”了一把

摘要: 被娱乐界熟知的“富二代”秦奋,这次竟因内幕交易又“火”了一把。 证监会官网近期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显示,秦奋、秦嗣新因内幕...

  被娱乐界熟知的“富二代”秦奋,这次竟因内幕交易又“火”了一把。

  证监会官网近期披露的一则行政处罚显示,秦奋、秦嗣新因内幕交易“鑫茂科技”股票行为被立案调查,交易金额逾5000万元,无获利,被处以60万元罚金。公开资料显示,秦奋现任上海奋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。秦嗣新为其父亲。

  事发五年前,鑫茂科技(现名富通信息,000836.SZ)于2017年5月下旬发布停牌公告,称控股股东正在筹划与公司相关重大事项。同年11月,公司称继续推进收购微创网络股权一事。

  鑫茂科技的停牌公告发布前,2017年3月初,“秦奋”账户买入“鑫茂科技”,存在买入时间集中、成交金额显著放大、首次买入即大额买入的特点。2016年1月1日至证监会调查时,该证券账户共买入678.15万股,买入金额5017.89万元,无获利。

  “秦奋称其对资本市场没有兴趣,不知道基本市场概念,随意看行情软件看到了‘鑫茂科技’这只股票,没有做过研究,像买彩票一样买了,凭感觉决策。”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指出。不过,证监会认定,秦奋关于其买入“鑫茂科技”理由的解释,不足以合理说明其交易的异常。

  随意看到,像买彩票一样买了

  2017年5月24日,鑫茂科技发布停牌公告,称控股股东正在筹划与公司相关重大事项。此后,公司称,重大资产重组标的为微创网络,公司以自有或自筹资金收购标的公司10%股权,同时通过发行股份收购标的公司90%股权,并募集配套资金。

  当年11月下旬,鑫茂科技公告复牌,以1000万元保证金收购微创网络10%的股权,并称将继续推进本次重大重组事项。

  而在鑫茂科技停牌公告发布前的两个月,2017年2月底,鑫茂科技董事长、实际控制人徐某与秦嗣新接触。

  “徐某与秦嗣新认识20余年。2017年3月2日前几天,徐某为借钱和秦嗣新见面,秦嗣新知道徐某是鑫茂科技的实际控制人,向徐某询问鑫茂科技的运作情况,徐某做了介绍。此后,秦嗣新向徐某提供了大额借款。”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披露。

  2017年3月1日,根据秦嗣新安排从他人账户转入秦奋三方存管账户8000万元。同日,秦奋三方存管银行账户向“秦奋”证券账户转入5000万元买入“鑫茂科技”。

  账户交易情况方面,2016年1月1日至证监会调查时,“秦奋”证券账户仅买入过“鑫茂科技”“三夫户外”两只股票,其中买入“三夫户外”2万股,买入金额133万元;买入“鑫茂科技”678.15万股,买入金额5017.89万元,无获利。

  据证监会披露,“秦奋”证券账户买入“鑫茂科技”的时间为2017年3月1日至7日。该账户交易“鑫茂科技”存在买入时间集中、成交金额显著放大、首次买入即大额买入等特点。

  行政处罚决定书中提到,秦奋称其证券账户由助理使用笔记本电脑下单,电脑在天津打篮球比赛时丢失。

  证监会指出,秦嗣新在内幕信息公开前同内幕信息知情人徐某见面,同期转入大额资金至儿子秦奋三方存管银行账户,秦奋同日将大额资金转入“秦奋”证券账户并大量买入“鑫茂科技”。

  “秦奋关于其买入‘鑫茂科技’理由的解释,不足以合理说明其交易的异常。”证监会指出。

  还有三人因内幕交易被罚

  除秦嗣新、秦奋父子,因鑫茂科技重组案被牵涉的,还有三人——尤立峰、徐洪(鑫茂科技董事长、实际控制人)、唐云(时任广州证券员工)。

  证监会近期披露的多个行政处罚决定书显示,2016年9月,鑫茂科技董事长、实际控制人徐洪开始与微创(上海)网络技术有限公司(简称微创网络)实际控制人唐某接触讨论鑫茂科技与微创网络重组。初步方案是唐某和徐洪成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后,再装入鑫茂科技。

  证监会认定,尤立峰在2017年5月9日买入“鑫茂科技”前,与内幕信息知情人徐洪存在联络、接触。同时,尤立峰交易“鑫茂科技”异常。

  而徐洪作为内幕信息知情人,在内幕信息公开前,建议尤立峰买卖“鑫茂科技”的行为,违反了2005年《证券法》相关规定。

  唐云参与设立并购基金收购微创网络股权过程,系内幕信息知情人。唐云控制使用“唐云”账户组,在内幕信息公开前买入“鑫茂科技”的行为。

  据处罚决定书,“唐云”账户组于2016年11月7日至2017年5月24日期间累计买入“鑫茂科技”1.25亿股,买入金额约9.45亿元,后于鑫茂科技股票复牌以后(2017年12月27日之前)全部卖出,卖出金额约8.92亿元,倒亏5300万。

发表评论